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彩虹星-同志的生活指南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账号
查看: 414|回复: 0

并不存在独立的同性恋基因

[复制链接]
100 金币 回复本帖可获得 5 金币奖励! 每人限 1 次

1321

主题

15

回帖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积分
11960
发表于 2019-9-30 16:3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近日,一个跨国研究小组在 Science 杂志发表了一项涉及 477,522 个体的大规模同性性行为基因依据研究。研究发现了 5 种与同性性行为相关的基因变异,同时也指出,并没有什么基因特征可以预测一个人的性取向。

本研究作者之一、哈佛医学院副教授 Benjamin Neale 博士称,大规模GWAS(全基因组关联分析研究)结果显示,其实并不存在独立的“同性恋”基因,同性性行为是“散布在基因组中的许多小遗传效应”综合的结果。

不存在独立的“同性恋”基因
研究小组分析了来自英国生物银行(408,995 人,年龄在 40-70 岁之间)和 23andMe(68,527 人,主要来自美国)的数据,并采用了包括国家青少年到成人健康纵向研究(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to Adult Health)、性取向分子遗传学研究(Molecular Genetic Study of Sexual Orientation)以及瑞典儿童和青少年双胞胎研究(The Child and Adolescent Twin Study in Sweden)在内的三个数据集。

表型研究主要为一个人是否曾与同性发生过性行为(即使只有一次)。研究人员从参与者自我报告的答复中获取信息,来自英国生物银行的参与者会被问到“你曾经和同性发生过性关系吗?”这个问题,而 23andMe 的参与者则需填写一份“性取向调查”,该调查涵盖了有关性身份、性吸引力、性经验和性幻想的问题。

从受试者的回答中,研究小组还对其他表型进行了分析,其中包括“如果你有同性行为,那么你的同性伴侣比例是多少呢?”加利福尼亚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(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, Northridge)生物学助理教授 Jeremy Yoder 博士认为,这个选择颇具匠心,因为“从基因角度讲,这两个大相径庭。”


并不存在独立的同性恋基因

研究人员指出,这五个遗传变异加起来只占变异的不到 1%。而且,检测的所有遗传变异加起来只占同性行为变异的 8% 到 25%。正如 Yoder 所解释,报道所述值——狭义遗传力(h2)是“人们之间是否有过同性性行为的差异比例可以用遗传学来解释。”

Neals 指出,这些数字是就群体而言的。他解释道:“这不是说一个人基因和环境的影响二八开,另一个三七开。”这些数字描述的是我们在遗传学中看到的群体变异性,并且能将这种变异性与我们在性状中看到的变异联系起来。

Neals 实验室的同事、文章第一作者 Andrea Ganna 博士指出,尽管基因变异的影响很小,但是其可能隐含了一些可能与同性性行为有关的生物通路。例如,一个 SNP(单核苷酸多态性)位于基因组中与嗅觉相关的基因所在的区域。由于气味和性吸引力已存在联系,那么这种变异可能就会导致与性行为的联系;而另一个 SNP 与男性秃顶有关,涉及性激素调节。

但这些基于 SNP 位置的假设只不过是推测,而回答“这五种基因变异,以及基因组的其他部分,将如何对同性性行为做出贡献”这一问题,还需要很多年研究。莎拉劳伦斯学院(Sarah Lawrence College)人类遗传学研究主任 Laura Hercher 指出,这项研究“提出的问题多于答案”。她补充道:“这项工作最重要的收获是,提醒人们由于信息具有复杂性,切勿草率定论。”

基因预测性取向的“不可能

Yoder 指出,“性取向天生”这一观点花了几十年才被人们接受,并成为同性恋群体的基石,保护了同性相恋权(包括平等婚姻)。

但 Neale 称,从基因组上预测一个人的性取向“实际上是不可能的”。遗传的确可能是影响性取向的重要因素,但其对性行为的影响可能还不到一半。他指出,目前的信息还不足以构成多基因风险评分。事实上,在这项研究中,研究人员进行了交叉预测测试,但未能成功解释相关变异。


并不存在独立的同性恋基因

当然,这项研究也有局限性,其中很多是 GWAS 研究的共性。例如,样本缺乏多样性——几乎参与者均为欧洲血统,并且均来自西方文化背景;另一个局限性是参与者的出生年份,例如,由于社会原因,出生于 20 世纪 50 年代和 60 年代的参与者可能就没有同性性经历。

“这类研究的风险其实在于结果发表后会发生什么,” Yoder 指出。而且对研究人员来说,防止那些不好的可能性发生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。

“还有一点,在双胞胎研究中,的确存在基因效应,” Yoder 指出,但是,又很难说“同性恋似乎与基因有关”。那么,鉴于这些结果可能会被有心人士利用,公布这 5 个 SNP 的标准识别码是否明智呢?

“我认为,通过科研来认识我们自己,是激励我们很多人成为科学家的动力。” Neale 指出。23andme 的高级计算生物学家 Fah Sathirapongsasuti 博士说,公司认为参与这项研究是 23andme 的一种“义务”,因为这个主题是他们从客户那里收到最重要的研究领域之一。

Neale 进一步解释说,这些数据是公开的,而且“已经有一些研究小组表示,他们将继续从事这一研究。”他解释道,其希望率先“以尽可能严格和科学负责的方式”开展这一研究。通过与倡导团队在“我们在研究什么,我们如何研究”这些问题上保持一致,该团队还咨询了如何以尽可能感性的方式,将这些信息传达给可能受到该结果影响的人。

“我们如何做的(此项研究)和其他的事情一样重要,” Neale 指出,参与宣传工作也是研究团队的责任之一,这样做有利于加强遗传分析和世界多样性。该团队已经预估到,其研究结果可能会被误解或曲解,并正在尽一切可能阻止这种后果发生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彩虹星 |Sitemap

GMT+8, 2023-2-6 10:3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Copyright © 2001-2023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